二零二零年二月四日记

文—–大兔子

又到了深夜,本该要睡了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想着自己是个懒人,一篇博文几个月才会更新,也有可能是不想把鸡零狗碎的事情写下来罢了。实话,其实每一段时间哪怕是每天碎碎念,还是有很多话想说。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在纠结是写出来呢?还是睡大觉呢?真的很难抉择。

曾几何时热闹欢腾的广场

今年很特殊,假期特长,原本喧嚣的闹市变得平静,也没有了广场上跳舞的大妈们,说到这儿,我想这不就是属于我想要的生活吗,平平淡淡安安静静,多好啊,没有了喧闹嘈杂。想想,这不就是很多人想要的生活吗? 我们都希望岁月静好,我们都不希望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被打扰,幸福甜蜜美满!也不想关心经济、新闻、政治等等的一切。可为什么一切还是不会是你想的那么如愿。

可是,我们不出声,我们想岁月静好, 我们能如愿?旧年12月,是一个转身,当初偶然在YouTube看到一侧新闻,是说什么地方发生了类似“萨斯”的传染病,我本是一个有危机感的人,当时就转发到我们亲人群里面了,叫我亲人注意防护别去人群多的地方去,其实那时候没有一个人会重视,当然也包括我。就想看到了八卦新闻一样,过目就能忘的那种。

本该喧闹繁华的街道

可是,也许我真遇到一出魔幻剧,剧情,也出人意料的冷。竟然从魔幻变成了我所经历的现实世界。一月,我们都知道外面在发生什么。可是不能动,不能说。我们都好乖,乖得像群木头人。现在我们不能去上学,我们不能去上班;我们全家老小待在家里等待魔鬼的撤退。

我也希望家人和自己平安。不能出去,不敢出去,我们都要乖乖待在家里,因为我们都怕。都怕失去一丁点。一座城,一月烽火连城,万万没想到那作城,把我们所有的坏毛病闹出来了。

你害怕吗?我当然害怕,我害怕的不光是我怕失去健康,还害怕我的家人也波及安危,更害怕我们这个烂到根的魔鬼会伸出魔爪把你吃掉。

今年是鼠年,也是庚子年,他们说庚子年总会出一些大事,也许今年不可避免。原本计划的一切也被打乱,所有的交通出不去进不来,竟然楼都不敢下,多么可笑。今天看了一段视频,一家三口回家,竟被拦在了桥上,两边都是省界,这边不让过那边不让走。真的魔幻,我仿佛看到了军阀割据的年代。

这段时间真的好特殊,特殊到不能上班不能聚会不能逛街购物,整天窝在家,亦或是沙发、被窝、电脑前。看着每天官媒刷新的新闻数据,都在祈祷什么时候结束这场变态的魔咒。我前几天在微信朋友圈发过一天朋友圈:“你信不信,这世界有一个人类未知、却与人类世界平行的……世界?

”我:“信你个鬼。”

今天,也许我信了,此刻,我们不都在经历着么?短短数日,我竟看遍这世道的魔幻。十七年前,我是一个玩泥巴的小屁孩,如今,我不在玩泥巴,可是为啥所有的一切我都感觉似成相识呢?一个人一生有多少个17年?非典和肺炎,就用掉了其中一截。这一截,是照妖镜,是无所遁形。唱念做打,生旦净末丑。人与人之间,手机与手机之间,手机与电视之间,朋友圈与朋友圈之间…。

我想如果上天是来警醒我们的,我希望够了。快快过去吧,明天早上醒来我想我会看到一个灿烂的朝霞,那是美丽耀眼夺目。这个腊月,不说幸福与否,也希望在这个冬天,道声平安即可。岁月深深浅浅,青丝红颜,白驹停停走走,英雄暮年。我们终会抵达……或早或迟,以信仰,以身躯,所有不好的东西终究会逝去。

宁静的小镇
feihu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   
打赏
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,欢迎点击上方按钮给作者一点鼓励。

一个有点理想的大兔子

一个有点理想的大兔子

如果某一天,我败给了生活,我想我已经输给了我自己。

5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www.admin122.com 关注微信
其它方式联系
7*24小时客服电话